電競酒店“變形記”

 新聞資訊     |      2020-10-13 14:59:29

周日傍晚,這家距離北京地鐵7號線終點站還有兩公里多的電競酒店,客流量雖不及周五周六晚峰值時期90%以上的入住率,但已經有人陸續在不同主題的房間里開黑,表情專注無比。這其中,還包括這家店簽約用于宣傳的一名主播,此時已經登上平臺進行游戲直播。

一般人很少會專門開車跋涉幾十公里來到這家“電競主題酒店”,而其不打折的價格也非業余吃雞愛好者可以承受:四床房價格為2688元一晚,兩床房1888元一晚,單人58元一小時。在大眾點評上,它只有56條點評,但基本全為五星:其消費者垂直、固定且忠誠。

在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網咖”正在以電競私人會所、電競酒店等形式悄然變身。在上述現象背后,是電競產業的迅速發展,國民收入提高背景下中高端細分市場的崛起,也是智慧酒店這一細分市場迅猛發展的體現。

從網吧、網咖到電競酒店的進化史

每個80后、90后的青少年時代大都有著屬于煙霧繚繞的“網吧”、面無表情的“網管”相關記憶:1995年,在家用電腦還未普及的情況下,國內首個網吧在上海誕生。2002年左右,網吧悄然在國內各個城市興起,成為在校生逃課和刷夜的樂土。這一時期,一線城市網吧收費每小時5元左右,三四線城市網吧收費每小時2至3元左右。除了上網費,網吧還代賣游戲點卡和Q幣,大多月流水破10萬。

2003年起實行“單體網吧不再新批”政策。這是一個導火索,而對網吧帶來致命打擊的還是移動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的普及。直到2014年,百萬張網吧執照審批才全面放開,“場內最低營業面積調整為不低于20平方米,計算機單集面積不低于2平方米。”截至2018年,國內連鎖網吧占比僅為20%。經營主體的分散導致這個行業難成氣候。

 

壓力之下,2008年前后,國內大型連鎖網吧紛紛謀求轉型。作為業內少數獲得VC青睞的網魚網咖是最早“變形”者之一:創始人黃峰從古早時期的“網絡咖啡屋”和星巴克得到靈感,將咖啡廳與網吧相結合,網魚網絡更名為網魚網咖,根據細分用戶需求劃分為對戰區、情侶區、電競區等,從形態上劃分為散臺、卡座、VIP包廂,并開發了專屬餐飲系列。此后網魚網咖還推出了針對女性市場的鳳蝶網咖、針對二次元群體的虎貓電競、VR體驗館YVR等。

明星效應加持、以及電子競技的興起拯救了網咖們。2017年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S賽)在中國舉辦,以及2018年王思聰的IG戰隊奪下LPL賽區第一個S賽冠軍獎杯,成為整個電競行業、及其周邊產業的高光時刻。2018年8月,電競進入雅加達亞運會表演項目,電競職業體育化得到官方蓋章認證。

2016年,周杰倫收購TPA(臺北暗殺星),更名為JTeam戰隊,2017年,周杰倫開設魔杰電競網咖,最貴的VIP間300元一小時,店內飲料名均與周杰倫的歌有關。2016年韓寒組建1246電競俱樂部,2017年,余文樂組建Mad Team電競俱樂部,2018年,林志穎加入林俊杰的SMG戰隊。

電競消費升級兩極化:“電競公寓”是偽命題?

據統計,國內現有電競酒店、電競公寓已經超過了500家。這當中既有如樂酷樂盟一般、創始人因興趣愛好由酒店地產跨界電競,面向中高端的電競酒店,也有許多每晚人均一兩百元面向在校生和剛畢業群體的經濟型電競酒店、“電競公寓”,總體呈兩極分布。

前者主要分布于北京和上海這樣的一線城市,而后者更多地是分布于二三線城市。由于電競酒店對機器配置、投資、審批、運營等方面要求比網咖更高,“一家高端酒店投資千萬級別,經濟型投資幾百萬左右”,因此一線城市電競酒店出于降低租金成本的考慮大多開設在郊區,鄭州、西安等二三線城市電競酒店大多分布在大學城附近,其中也包括一些名不副實的“帶張單人床的網吧”。

作為話題性較強的新生事物,電競酒店很容易獲得社交媒體的關注,在抖音上,電競酒店相關視頻大都有超過四五十萬播放量。只是在情懷和噱頭營銷上先聲奪人之后,如何平衡游戲性和入住體驗,加強管控、避免“電競陪玩”等可能衍生的灰色空間,依靠設施、氛圍、口碑和服務維系重度用戶,并擴大泛用戶群體,是電競酒店下一步成長壯大的關鍵。如同網咖行業的洗牌一樣,優勝劣汰,金字塔尖者存,最終一些百元左右的低端電競公寓或將遭到淘汰,中高端電競酒店會吸引更多注重私密性和氣氛、愿意消費升級的用戶。

作為電競產業的線下基礎設施產業,網咖、電競酒店與電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受國際賽事和IG奪冠刺激,剛剛誕生一兩年的電競酒店們作為網咖、電競館的進化“變身”形態,是曇花一現還是穩定成長,也還有待時間考驗。

深圳市曼姆巴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專業電競酒店一條龍解決方案
從軟裝設計、電競酒店床品、電競椅,酒店客控系統等全方面一站式提供商